返回海岸线文学网首页
海岸线文学网->书库首页->天魔(棺材里的笑声)作者:棺材里的笑声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返回书页
双击滚屏(1-10)

第十一集 第七章 占有

【海岸线文学网,感谢大家支持噢!!!!^=^】
        金甲游兵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无声无息的消失,就像从来都不曾来过一样,又归于沉静的大地。

    几乎被掩没在它们之间的魔门小妖女在它们倒下之后,身影才逐渐显露出来,摇摇晃晃的。一看就知道那是脱力的表现。

    嘿嘿,奸计得逞!

    狞笑着,明明心中就已经乐到开花,杨存脸上还是一副做作的气定神闲。

    可惜下半身的老二不怎么给面子,狰狞着,那坚硬的程度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很淡定的样子。

    等到杨存悠闲地走过去之后,小妖女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便半跪在地上,额间香汗淋漓。

    乌发纷飞,俏脸嫣红。随着呼吸剧烈地一起一伏的胸部,让人想不将自己的目光投过去都难。每多看一眼就多一分悸动,逐渐变得强烈。忍住马上就要扑过去将人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一番的冲动,杨存转身回头一望。

    林管依旧无声无息站在那里。即使不说话,杨存也知道他心中所想的必然是“禽兽”二字。

    察觉杨存的目光,留给他一个无奈的眼神之后,林管的身形慢慢消失在空气中,怎样来的就以怎样离开的形式遁走。随着他离开的动作,小妖女身子底下那些细细软软的黄沙开始结块、变硬,最后成了……

    靠,怎么越看越像一张巨大的床啊?虽然可以想象得到躺在那上面必然不会很舒适,但是在这片黄沙中还能找到这么一片地方已经是实属难得了。

    还真看不出来这林管居然还会如此细心。杨存笑得龌龊,也不再理会别的,便朝着半跪坐在地上的小妖女蹲了下去。

    眼睁睁地看着这样一个美女变得这么狼狈,多少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不过在杨存心中,却还是另有一番计较:“谁叫你这么厉害啊?还跟一只浑身长着刺的小野兽一样,谁接近就咬谁。不然小爷我还是很愿意跟你花前月下,来个看星星看月亮的浪漫情事,再来一个有利身心的运动啊……”

    明知杨存已经接近,小妖女还是没动。直到杨存的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之后方才略微挣扎几下。裸露的肩头、性感的锁骨、可比上等羊脂玉一般无二的玉背,品味着自掌下清楚传来的细腻感触,杨存抑制不住地热血沸腾。

    苦笑着低头,就看到自己的兴奋得一跳一跳。

    ,你倒是挺直接的嘛!

    大概知道自己逃不了了,小妖女很快就放弃了,沉静的样子、低垂的头,实在让人看不出来她到底想些什么。而从杨存的视线望下去,隔着缝隙,看着若隐若现的,那种折磨简直就是……靠,如果还有那个男人在这种时候还可以忍得住,不得不叫人怀疑他的生理是否正常了。

    孰可忍孰不可忍,再说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忍耐的必要啊。这个小妖女摆明了就是将自己当成砧板上的那块肉,到时候想怎么折腾还不是看小爷高兴?

    简直就是止不住的狰狞狂笑啊!

    没有多余的语言,杨存很顺手的将人推倒,欺身而上。因为早就先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现在高昂的龙根正好抵在小妖女的腰间,隔着的只是一层薄薄的布料而已。而身下柔软丝绵的感触让杨存激动得双目发红,差一点点就要直接撤掉她的裙子亵裤长驱直入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小妖女的神色。

    杨存愣住了。

    贝齿紧紧咬着下唇,几乎都看得见血丝,足以证明她用了多大的力道。一双本应该是流转万千、风情无限的大眼中噙满水雾,却又隐忍着不让它们落下来,里头对杨存的无声控诉是**裸的。

    就是一副受气小媳妇咬牙忍受、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嘛……

    靠,怎么……这样?她不应该是瞪着眼睛怒斥自己一句“无耻”吗?就像上次那样,她现在这个样子……女人的眼泪果然真是最厉害的武器啊!但凡是有血性的男人,有几个能看着美人垂泪而无动于衷?

    尤其还是像杨存这种本来就对女人的眼泪没有免疫力的男人。

    随着一滴滚烫的泪珠滑落,落在艳红的肚兜上,使得那一块成了暗红之后,除了唯一那一块地方,杨存身上每个部位都软了。

    “你……你……”

    色心受到的考验,杨存也有点没那么理直气壮。他摸着鼻子便讪讪起身,而小妖女也随着他的动作半坐起来,两只如嫩藕般的粉臂后移,支撑着身体。

    于是杨存的动作变成跨坐在她的身上,好死不死地,高昂的龙头抵着的位置就由腰间下移到那里,再往下移一寸,可就是真正的鸟儿归巢了。

    肿胀到发紧发疼的感觉真他妈的要命啊……面子上,直到现在,杨存还是不想就这么占有人家。用那句文绉绉的话来说,就是唐突了佳人。

    其实都是狗屁,可是什么过分的事情都做了,就差这最后一步。本着什么职业都有职业道德,即使做流氓也要做一个上道的流氓的原则,杨存伸手,指尖覆上小妖女已经渗出血珠来的红唇,柔声劝慰。

    “你……不要太难过了。这是你的第一次吧?你放心,我一定不会鲁莽,一定会让你感到开心……”

    算了,说了还不如没说!这……是劝人的话吗?难道硬上人家还要指望人家开心?笑脸相迎?

    果然,小妖女前一刻还是悲戚的容颜立刻多出一分悲壮的怒气,贝齿一松一紧,放开她自己诱人的唇瓣,却狠狠地咬上杨存那根手指。

    牙齿咬进皮肉的感觉真他妈的不是普通的疼啊!“嘶……”

    杨存倒吸着凉气,差一点就要跳脚。他高举着另一只手掌,在要将人拍飞以前勉强停住。

    算了,终究还是自己要占人家便宜,就让人家发泄一下好了。但是……妈的,能不能不要这么用力?我的骨头,我的筋啊!这……分明就已经超过打情骂俏的氛围,升级到人身伤害上去了。

    看着小妖女似乎真没有松口的打算,杨存总算慌了。为了自己以后不至于变成九指,一咬牙,他伸手搭上小妖女脖颈上的绳结,没有任何犹豫便抽了开来。

    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句话在绝大部分的时候还是很有道理。在肚兜落地的顷刻间,杨存马上就感觉不疼了。

    不是小妖女松开她那锋利的兽牙,而是杨存所有的感觉和注意力都已经悉数被眼前的艳景夺走了。

    一双雪峰傲然挺立,令人血脉贲张的浑圆曲线是令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完美,顶端的两枚艳丽红珠也迎合着主人的情绪,对杨存怒目而视。那种美景,简直就让人的血管当场爆裂啊!这不是杨存第一次看到小妖女的嫩乳,但是冲击还是\如往昔。

    撩人的感官刺激是那样的强烈,倒影在杨存的瞳孔中,除了兴奋之外,也顺利激发杨存心中的一直存在的禽兽本性。

    要是能吃,绝对不会局限于只是看着的宗旨是杨存一向贯彻。所以此刻鼻翼间充斥着小妖女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独特幽香时,他再也抑制不住,一把便抓住其中一只雪白的嫩乳,握在掌中肆意地揉捏起来。

    这种欺凌弱小的感觉简直就是爽到爆啊!

    掌间的粗粝摩擦上细皮的嫩乳,这样的接触不仅带给杨存**蚀骨的感触之外,对小妖女而言也是一种难言的折磨,陌生的感触却又是那么熟悉的经历。自己从来不曾被男人看过的身体被这个男人轻薄了两次!

    “唔……”

    紧咬牙根,从喉间低声溢出一句呻吟之后,小妖女红着眼,对杨存怒目而视。本来不想松口,但是卑鄙如杨存很快就察觉她的弱点,在大掌一紧一松的暴虐之间,居然用拇指的指腹开始按住娇艳的重重地磨。

    一下比一下重。

    时隔数月,艳情再次上演。杨存已经不是最初那个为小妖女解个衣服也会手发抖的两世,而小妖女却还是那个拥有着之身的敏感少女。

    这场较量中谁胜谁负,似乎真没有什么可以商讨的余地。

    酥麻的感觉袭上脑际,小妖女终于忍不住了。她松开牙齿,腾出一只手掰杨存的大手,口中低吟,带着哀求,呻吟出声:“啊哈……不……不要……你……住手……不要……”

    跟上次比起来,这一次小妖女似乎脆弱很多?杨存挑眉笑,翻转大手,将小妖女的素手握住,然后再次一起按上那团雪白的柔软。于是变成在杨存的掌控下,小妖女自己玩弄着自己。

    “啊……”

    根本没想到杨存会来这一招,想抽手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小妖女浑身一颤,黛眉狠狠皱起,望着杨存的眼神中带着惊恐,声音颤抖不已:“你……你究竟想要怎样?”

    杨存突然有些无语。看小妖女也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怎么可以问出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呢?简直就是侮辱人心中的形象嘛!都已经这样了,一个浑身**,一个半裸。以这样暖昧的姿势纠缠着,况且还是**。如果我说我想和你一起玩扮家家酒,你信吗……

    狞笑两声,在小妖女无助的惶恐中,杨存倾身往前一些,将她珠圆玉润、泛着柔和光泽的耳垂含进口中,以舌尖轻轻逗弄着,然后微微松口,一边往她的耳中缓慢地吹气,一边说:“你那一口可是咬到我出血了,血债血还,你说,我想要怎么样?”

    小妖女的粉脸已经红透,全身抑制不住的颤抖,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手段让她难受,还是她的愤怒抑或害怕?

    成功在尚未断指以前挣脱的手指,上面那个很深的、带着血迹的齿印上的疼痛还没有消除,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了这些,大手一伸,毫不客气地就揽住小妖女灵蛇般的腰间往怀中带。

    真正的温香软玉在怀啊!老子真他妈的够本了!

    也因为这一个动作,龙根与小妖女柔软处的接触更紧密了,怀中人的僵硬非常明显。

    横在杨存眼前的是一条洁白、吹弹可破的粉臂,那种光滑程度还真有一种诱人在上面留下一点印记的。小妖女的眼中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看着杨存,眼中水波荡漾。

    可惜,声音是颤抖的。

    “能不能……不要……血债血还,大不了……我也让你咬一口……就算是……咬下一块肉来,也成……行吗?”

    杨存忍不住要扶额兴叹。敢情这小妖女并非如她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精明?还是说女人都是这么容易大脑短路?头发长见识短?否则怎么会提出这种跟冷笑话一样的要求?

    如果都不是,那就是她们太小看男人的兽欲了。

    现在这样的情况,就算杨存答应,老二也不可能答应啊!

    在小妖女期盼的眼神下,杨存低头吻上那方娇柔。他不带一丝怜惜地发狠吸吮,直到在上面留下一朵红到发紫的梅花才肯罢休。

    嗯,这样一看果然顺眼多了,洁白的肌肤上多出的吻痕显得那样突兀。杨存看着,非但没有升起一丝羞耻之心,反而还有一种心灵上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嗯,对,就这样,等一会儿一定要在她的全身上下都印上这样的记号,到时候就更好看了。

    “小美人,咬下你一块肉,我怎么舍得啊?虽说是血债血偿,但是也不一定要弄得这么残忍是不是?嘿嘿,不如哥哥另外想办法让你出些血怎样?”

    明明听起来是商量的口吻,但是在小妖女咬牙忍受着呻吟的冲动,细细的呜咽声中,杨存还是将罪恶的大手伸向裙子底下,抓住亵裤的一角就使劲往下拉。

    或许是因杨存如此厚颜无耻的话语呆住了,小妖女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等到察觉双腿之间多出陌生的感触,才顿时大惊。她脸色惨白不少,伸手就朝杨存的胸膛推去,口中大骂:“卑鄙无耻,杨存,我杀了你……”

    “唔……我怎么好像记得曾对你说过女孩子太粗鲁不好这句话?”

    鼓着腮帮子假装思考,人模狗样的装蒜。杨存的另外一只手也不想闲着,悄悄移到小妖女的后脑杓处。

    已经被杨存弄到没有理智的小妖女显然忽视一个不算太小的问题——她很悲惨的忘了杨存其实是光着身子的。

    微凉的小手就这样没有任何遮拦地按上胸脯,杨存被震得打了一个哆嗦。本来还对自己在山上那段时间苦练出来的胸肌有一定的自信,现在可好,有了小妖女这无意的一番动作,他再也忍受不了一股血气涌上脑海的冲动了。

    肌肤与肌肤的接触,小妖女也很快就明白过来有什么不对劲,小手马上就像被烫着似的缩了回来。

    可惜为时已晚。如果说前一秒魔门小妖女还没有察觉杨存的意图,那么现在因为被固定住脑袋所以躲不开。杨存那条早就吞咽无数口水的舌头再也等不了,狠狠地吻住小妖女如花瓣般娇艳的红唇,用舌头舔了一圈,将刚才被她自己咬出来才刚刚凝固的血迹悉数吞下,便直接闯进人家的口腔。

    那里馥郁的香气让杨存连感叹都顾不得,只是一股脑儿的奋力吸吮着。耳边眼前似乎是百花盛开般的繁荣,更胜似烟火齐放般的绚烂。

    爽,真他妈的爽啊。遗憾了几个月的眼看就要实现,无论是精神上还是上,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已经成功袭进私密地带的手也不闲着,指尖撩拨,直捣黄龙。

    这一次,小妖女总算尝到了上下失守的苦楚。

    唇舌之间被占领,被肆意攻城略地不说,在作乱的那只大手带来一阵莫名其妙的感觉,像是痛苦,却又夹杂着一丝难以言说的愉悦。

    掌下,是纠结扎实的肌肉,口中,是一条搅动着自己的舌头一起纠缠不休的灵舌而下面……该死的杨存,居然……居然……

    唇舌的每一滴津液对杨存来说都是难得琼浆玉液,攥着她的舌头狠命地吸吮着,只想要更多。而指下的艳景纵使不看,也知道会是何等迷人。滑过浓密的,中食两指在触及那片湿润的隐秘之地时,心中忍不住一荡。

    杨存对女人的身体有了好几次的实践,早就已经是驾轻就熟。挑开闭合着的,杨存中指就往那道**蚀骨的中刺探进去。因为尚未湿润,仅能没入指尖,再深入就有些困难了。

    “唔……唔唔……”

    这样的刺激让被杨存吻到分不清今夕是何夕的小妖女意识回归,那种陌生、另类的刺激让她瞪大了瞳孔,双腿下意识地紧紧合拢着。也正因为这样的动作,让手与的接触更为亲密,似曾相识的战栗开始有了苏醒的痕迹。

    间不断涌起火热而难耐的空虚,不用细想也知道是什么。被践踏的尊严,被一个男人一再肆意侮辱的羞愧,使得小妖女仅存的理智崩溃瓦解。失去思考后果的能力,只是悲愤交加下的本能动作——紧紧合拢了牙关。

    正享受着极致欢愉的杨存甚至没有发出一丝舒服的呻吟,便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在指尖被小妖女中的甘露打湿、正预备推进三分时,舌尖马上传来一阵剧痛。

    “唔……”

    疼……疼啊,那刻是真正的剧痛。口腔中顷刻间就被鲜血的味道浸染,钻心的疼痛让杨存再也顾不得享受美人,只想往后退。

    可是,圆目怒睁的小妖女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气极败坏,根本没有任何打算松口的迹象。

    俺你个娘咧,这一次可真的疼死了啊。那股疼痛迅速袭上脑海,和涌来时一样迅速,然后再由筋脉传达到四肢百骸。不是不能忍受疼痛,而是……真他妈的要命啊……杨存几乎要怀疑自己眼中是不是饱含着痛楚的热泪。

    额间的冷汗不断冒出,脊背的肌肉也跟着一跳一跳的。疼痛让神经变得格外敏感,这份敏感不但也让疼痛被无限放大,还意识到一些别的事。

    忍不住心惊胆跳啊!不知怎么的,杨存突然就想起有个词汇被称之为“咬舌自尽”?难道……莫非是……大概……自己会死在这小妖女的“口下”吧?

    如此丢人的死法让人情何以堪?就算死不了,若是舌头被她咬下来:“嘶……”

    冷颤来得很及时,接下来的后果都让人想也不敢继续想下去!

    “小妖女,给我松口啊……”

    本来是想很有气势地这么喊,可惜出口之后却成了“吱吱呜呜”的瞎叫唤。

    心里变得烦躁无比,或许是被小妖女逼急了,杨存的眼中有了些许血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身体力行,顺势将小妖女压倒之后便撩起她的长裙。

    察觉到杨存的意图,小妖女咬得更用力,让人毫不怀疑下一刻她就能吐出一条血淋淋、不属于她的舌头!

    千钧一发之际,也没有那么多思量。杨存憋着胸间那一口气,抬起小妖女的双腿,在这种情况下,欣赏人家裙底的风光根本就不是可行的事,所以杨存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将经过这番波折还不愿意低头的老二对准那道**处,准确而快速地一顶到底!

    连捅破那一瞬间的快感都来不及细细品味。

    “啊……”

    一声惨叫响彻云霄,悲切中带着凄惨,与小妖女一贯婉转的莺啼还真是两种极端。

    也幸亏这里没有鸟儿,否则还不得被吓死?

    而杨存的舌头也终于得以解放,满口鲜血!

    揉合在小妖女惨叫声中的自然就是杨存舒服中又夹杂着痛苦的叹息了。

    “呵……”

    悠长的一声,道不尽的浑身舒畅。刚才一味的莽撞还不曾察觉,现在两人成功地合而为一,杨存才忍不住爆粗口,啐了一口占据着口腔的鲜血,骂道:“靠,小妖女,你他妈的可真紧啊……”

    龙根被紧紧咬合住,绞得发疼,在那些层层叠叠的挤压下,几乎就要爆掉了!顶端是不陌生的突起,杨存知道那是小妖女柔嫩的口。刚才在疼痛的驱使下没有好好控制力道,现在才察觉居然将人家的口微微刺开。

    这小妖女的也没有那么深嘛!

    的深处是那样的滚烫。再加上那分要人老命的紧致,杨存几乎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而肆意驰骋一番了,刚才试探着微微动弹一下,立刻就察觉出身下人的僵硬。仰头眯眼享受的杨存忍下一时的冲动低头看,心顿时凉了半截。

    不得不说,刚才的确带着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妖女的心思,不过还真想不到她会这么惨!

    一张小脸变得煞白,大概是被弄疼的吧。毕竟那种如撕裂般粗暴的痛苦,对每一个女人来说都必然要经历的,一双星眸中已经没有任何光彩,看起来有些涣散,不管是仇恨等等都已经不见了。

    殷红的唇角还带着鲜红的血迹,配合那张惨白的脸,居然演绎出一种妖媚的绝望。

    纵使郎心似铁,也有于心不忍之时。对这样的小妖女,杨存还当真没有继续一逞兽欲的想法。也只有这个时候,才察觉入手处冰凉一片。

    那不是眼泪,是小妖女的冷汗,是硬生生疼出来的。遍布着那身弹吹可破、洁白无瑕的肌肤,染上另类的诱惑。

    打住,不能再看,不能再看!要不然,下一刻自己恐怕就会化成为狼了,哪里还管得了小妖女的死活?

    要的是她令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当然,若能得到人家的心,自然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不过恐怕经过这一次,真的就不可能了。不过无论如何,他没有弄死她的打算啊!如此美女就算不能亵玩,远观也是挺赏心悦目。若真是在自己的兽欲之下香消玉殒,杨存自问,那种残忍的事他还真做不出来。

    既然人家这么痛苦,那就慢慢来好了。杨存心有不甘地想退出来,结果刚一动,耳边就是小妖女压抑着痛苦的低吟:“不要……好痛……别动……”

    那句低吟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哭腔。

    杨存只好保持着固定的动作,弯下腰,在身下人耳边轻声安抚道:“乖,没事,很快就不疼了。你放心,我不动。”

    真是软到都能淌下蜜来的声音啊!杨存还真没有想过自己居然还有这般的柔情?虽然对待安氏姐妹花和怜心宝贝的时候也是温柔的,但和此时一比还真的欠缺了一丝不忍与心疼。

    表面上如此,其实在心底杨存早就进行一番畅快淋漓的国骂。当然,骂的人是自己。

    妈的,让你装君子,让做作!这下可好了,这么不上不下地僵守着,那种痛苦……谁能体会啊?偏偏又舍不得动,真是太他妈的受罪啊!关键是这分罪还是自找的!

    空气似乎在这一瞬间凝固了,小妖女僵硬的身体依旧不曾软下半分,杨存也只能继续保持着那种痛苦、即将要的姿势。唯有额间不断滚动的汗珠才说明这一切不是一幅画。

    一个浑身**的男人压着一个半裸的女人,而且还是以那样暖昧的、**裸的姿势,纵然是画,也应该是吧!

    不成,这样下去不死也憋坏了,为了以后的性福着想,还是应该做点什么才好。挑逗一下,只要小妖女也动情,事情不就简单了吗?心思活络的杨存伸出手,刚按住傲然挺立的嫩乳,想好好感受一下上面惊人的弹力时,就听到小妖女的声音。

    “杨存,你最好杀了我。否则,今日过后我必将以取你性命作为第一目标!”

    这斩钉截铁的声音直接印在杨存心上。

    本来就有些理屈,所以杨存没有嬉皮笑脸地应对,而是收敛身上所有的猥亵气质,化荡为淡然,定定盯住对方的瞳孔。

    深邃的目光抵得上千言万语,直到小妖女的目光开始出现慌乱时,杨存才低下头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我知道。这次过后,我等着你来杀我。”

    然后下移,吻上对方的脖颈。

    小妖女娇躯的颤抖杨存感受到了,不过她眼中的不可置信却错过了。不知是因为委屈还是屈辱,那双眼中快速累积起一层水雾,也带着认命的意思,不再对杨存的动作有任何抵抗。
还没看完,  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
上 一 页[←] 举报错误 返回目录[Enter] 请求更新 下 一 页[→]
史书;小说;文学;外国文学;近代文学;现代文学;海外华人文学天地;在线阅读;下载
本站所收录棺材里的笑声的作品《天魔(棺材里的笑声)》及本站所做广告属其他主体行为,与本站无关! 海岸线文学网 ©2002-2010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