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海岸线文学网首页
海岸线文学网->书库首页->凤凰求 作者:九州剑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返回书页
双击滚屏(1-10)

第十九回 白龙潭大战

【海岸线文学网,感谢大家支持噢!!!!^=^】
        桃花飘逸在风中,那风,仿佛在唱歌,是悲伤的。

    坟墓前男子面无表情,只是静静地看,充满无数回忆,这时,一个老者走到男子身后,一脸沉重,好似已经几日不眠。

    “香宁等你十几年,结果却是如此....”

    “人生总是意料不到会发生什么...”

    百花思坤叹了口气:“你娘当年也是如此...那年他执意要与你爹在一起...”

    那年,机关派,年轻的虚百言与一个女子在大殿内拥抱着,而那女子便是百花门主的掌上明珠——百花芳心,他们看似害怕,因为身前是那中年的百花思坤,他身后众多弟子,还有一位年轻的男子也站在身旁,那男子正是百花门主之子百花霖。

    “芳心,虚百言盗了百花门的【绝心花】,现在你竟敢护着他!”百花思坤严肃说道。

    “爹,你放过百言吧,他偷绝心花是为了救人...”百花芳心哭着,求饶道。

    “哼,绝心花是我们百花门之宝,这小子何德何能,也不可以拿来乱用!偷了就是偷了!人命再贵,也不及这绝心花!”

    “芳心...你且让他们把我带走吧...”虚百言说着,想把百花芳心推到一旁,可百花芳心却抓着虚百言:“...你跟他们回去...会死的!”。

    “可你为我做的太多...我不能...”

    “虚百言!要么你跟我回去!要么我现在就杀了你!”百花思坤怒吼着。

    此时,百花芳心掌功一推,把虚百言推至甚远,她拿起落在地上的剑,对着自己的脖颈,流泪道:“爹...若你要取百言的命,那就用女儿的命来抵吧!”。

    话音刚落,剑已经划过去,众人没来得及阻止,百花芳心便倒在了血泊中,虚百言流泪着,跑过来微微扶起百花芳心:“心儿...你这是何苦呢...”。

    “百言...对不起...我先走了...我们的儿子...今后就拜托你了...”

    虚真听后,心情又是沦落到底,缓缓闭上眼睛道:“...我娘当初故意把我送去外处...待我爹把我接回来...我娘就死了...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百花思坤叹气着,便走开了,此时突然停下对虚真道:“..你身附凤凰,在江湖上小心为妙,你去找韩生尘吧...以后你们会明白凤凰的意义...”

    说罢,虚真看着那百花香宁的坟墓,此时桃花缓缓飘落,他好似又看到了那时的她,在不远的凉亭上,玩耍着....

    此时一声爆炸,带着青色的火焰,把不少的树木都摧毁了,原来,那是韩生尘在使用【菩萨灯莲】,他已经学有所成,在庙前的空地大笑。此时他回到庙中,菩萨神点着头,笑道:“你学的不错!这么快便把这两招学会了!”

    “多谢!”

    “如今你已经学有所成,且去吧...”菩萨神欣慰的笑了笑。

    “可是...你不走吗?”

    “我走有何用?如今我已不过是废人一个...”菩萨神咳了一声,“江湖即将面临大难,我已经无法再做何事....”。

    “那你当初答应萧莫生,待他找到《凤凰辞》你再把凤凰神唤出来,可你却不知道凤凰神的下落,对吧?”。

    “呵呵,果然聪明....凤凰神当年退隐,便无人知道他们在何处了...甚至,天山大战后他们是死是活,更是无人知晓”。

    “既然你有缘能得到凤凰,那你便好好利用它吧....”

    韩生尘顿了顿,沉思了一下:“你为何不问我这《凤凰辞》是何处来的?”。

    “哈,天下之大,谁给你无妨,老天给了你,那便是缘,凤凰再世,本就是个不解之谜,当年的凤凰神也是如此,随他去吧....”

    话音刚落,韩生尘突然拱手跪下:“这几日多谢前辈授教!”。

    “哈哈,你这小娃娃,我不过是教了你一些皮毛,便如此谢我?”

    “韩生尘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请前辈说出一事,让韩生尘报恩吧!”。

    “唉,你们这些人真是麻烦,这不是没事找事嘛”菩萨神咧嘴大笑,“你且不必跟我客气了!我生来本就爽快,而且我现在废人一等,武功能有一个继承者,便足够了!”

    “对了,前辈,我还有一事想问”韩生尘突然想到什么,“为何你已经废了武功,还可以传授内力予我?”

    听罢,菩萨神仰头叹了口气:“没错...我的确被废了武功,不过当年我还留有最后一层内力,即用即灭,如今...”菩萨神说着喷出血来。

    “前辈这是!”韩生尘紧张不已,连忙问之何事。

    “内力已去...我也不必就在人世受苦了....”菩萨神虚弱着,“小子...记住,江湖犹如一面镜子,映着每个人...被打破了,江湖就乱了...”。

    “晚辈记住了!”

    “待我死去...你且把这庙烧了...虽然我被困在此地数年,可这庙好歹也是陪我了日夜”菩萨神看似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最后一件事...千万别让萧莫生得到《凤凰辞》...这江湖...现在便在你手上了...”。

    菩萨神就这般闭上眼睛,安息了,韩生尘对他磕了三个头,便转身离开,使出了【菩萨莲灯】,很快那古庙便熊熊燃烧,那硝烟弥漫,渐渐飘上天空,就好像是菩萨归天,令人嘘唏。

    韩生尘该去寻最后的《凤凰辞》了,谁知道山的那头,又会是何物....

    大堂内的萧莫生被弟子禀报,把古庙被烧的事一一道来,听完,萧莫生毅然大怒,连连摔开了几张桌子:“肯定又是那韩生尘!”

    萧莫生没有办法,菩萨神已死,他寻凤凰神又要没戏,不过此事还是先放一边,他唤来那上次为他传话的内门弟子书光潜。

    书光潜到场,一脸淡定,便拱手问何事,萧莫生道:“最近派内出现奸细,我能信任的只有你了...”

    “多谢掌门!”

    “如今那个韩生尘又在华山出没,这次你且带人去那,擒他回来!”

    “是!掌门,我这便带弟子出发!”书光潜得到任务,便离开大堂内,再次来到后院,飞鸽传书给毒谷老等人送情报,后便出发了。

    虚真走在襄阳,此地繁华,襄阳河流甚多,在街上可以看见不少的船夫,而且这也是文人墨客最常来之地,虚真不知要往何处寻韩生尘,只好找一个客栈,坐下歇息。

    虚真正无所事事,点酒菜上桌,一人吃起来,这时,门外走进两个人,一男一女,那女子一路向男子撒娇,看得虚真无奈,不过他们竟坐到了虚真身后的桌子。

    “...我再也不想理他了!”女子坐下一直在抱怨什么。

    “好了,这么多日过去,你干嘛老是惦记这事?”

    “可他以前对我很好啊...为什么现在是这样...”

    虚真在一旁听着,不过是无聊的话题罢了,此时他已经吃得差不多,正要离开,突然,他听到了女子的一句话。

    “韩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虚真想想,这天下韩氏这么多,可能不是在讨论他吧,为了以防万一,他又多留了一会,听着二人说话。

    “唉,谁知道,那个韩生尘也不知是什么人,值得你说这么久吗?”

    虚真听完,脑子几乎要炸开,便立即来到那一桌,把二人吓了一跳,虚真道:“你们是说韩生尘?”。

    男子看着虚真,顿时觉得不对,便随意道:“你是谁?”。

    “在下虚真,是韩生尘的朋友,如今有大事,所以要寻他...”虚真笑着拱手。

    “你也认识韩哥哥?”女子道。

    “是了,我与他可是老故人了!”话刚落,男子突然筷子一飞,好像虚真接住了:“你这是何意?”。

    “跟着韩生尘那个人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位兄台恐怕是误会了,韩生尘侠肝义胆,何有人渣一说?”虚真还是客气拱手,脸带笑容。

    “好了,雨鸣,别打了...”女子劝男子道,此时站起身拱手对虚真,“这位哥哥,小女子叫楚香,不知道你找韩哥哥干嘛呢?”。

    虚真听罢,拱手回敬:“我与韩生尘多日不见,正要见他,楚姑娘可知他人现身在何处啊?”。

    “...我...上次在南昌旁有一个鬼谷洞,他或许还在那里...”

    “多谢姑娘相告!”虚真拱手,便是要走,很快就消失在客栈,寻韩生尘去了。

    华山上,地势险峻,有高云环绕,甚是壮观,书光潜带着众弟子在山道搜寻着,此时来到白龙潭,这潭水清澈见底,还有鱼在潭游动,配合着周围的青翠树茂,甚是美丽。书光潜待弟子在此歇息片刻,自己便偷偷溜开,来到一处山脚,那毒谷老与有数万十来名弟子在等候。

    “萧莫生说那韩生尘就在华山内,你把我带来的那群弟子杀了,东西就是你的了!”书光潜说着,阴险的笑了笑。

    “哈,做的不错!”毒谷老笑了笑,“待老夫得了《凤凰辞》,灭了萧莫生,就让你做天罡派新掌门!”

    书光潜拱手笑过,此时,那群在歇息的天罡弟子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杀得措手不及,毒谷老开怀大笑,正当起劲,突然,从四面八方围来有至四十人,那些都是天罡弟子。

    此时毒谷老青筋爆出,一脸怒火,指着书光潜骂道:“你竟敢设人埋伏老夫!”。

    书光潜也是一身紧张,眼睛瞪得大大的:“...不...不是我...”。

    话音刚落,这时,从人群中又出来一个人,一路大笑着走到毒谷老面前,正是萧莫生:“哈哈,毒谷老兄,这你可想不到吧!”。

    萧莫生说完,那毒谷老身边的书光潜突然下跪求饶:“...掌...掌门...弟子知错了...”。

    萧莫生瞪了书光潜一眼:“你还有脸叫我掌门?”。

    “是...是毒谷老那个老东西...叫我干的...不关我的事啊...”书光潜知道事情被揭穿,早已瑟瑟发抖。

    “你...!”毒谷老怒气冲天,用力一挥手,那书光潜便摔至一边,身上冒出毒烟,貌似已经中了毒。

    书光潜在地上表情痛苦,那身子已经变成黑色,慢慢蔓延全身:“...掌门...数...救我...”。

    萧莫生没有理他,只是看着毒谷老,过不久书光潜便毒发身亡:“毒谷老兄,你勾结我门弟子,是要何意呐?”

    “哼!萧莫生,你别跟老夫装蒜!你为了得到《凤凰辞》不择手段,没想到你是如此狠毒之人!”。

    “你也好不到哪去...毒谷老兄,你不也是为了《凤凰辞》做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嘛”萧莫生讽刺地说着,脸上一直保持着严肃。

    此时,毒谷老突然大笑起来,萧莫生奇怪,便问:“你笑什么!”。

    “哈哈哈,萧莫生啊萧莫生,你也不过是一个蠢货!”

    “这话什么意思!”萧莫生见状,也紧张起来。

    “你以为...老夫就勾结了你派的一个弟子而已吗?”毒谷老突然阴险道。

    “你...”萧莫生突然想到什么,指着毒谷老后退几步。

    “哈哈哈,如今你不在派内,你手里的《凤凰辞》已经被我派人取走了!”

    原来毒谷老从书光潜那早已得知萧莫生手里真的有《凤凰辞》,便派了奸细待萧莫生出来时,去盗出来。萧莫生脸上狰狞,大怒:“我要杀了你!”。

    此时,天罡弟子蜂蛹杀向被围住的百毒派,又是一场大乱席卷这白龙潭。

    天罡派内,一名弟子在藏书殿内缓缓走着,此时他来到了藏着《凰兮》的铁铜狮处,已经把《凰兮》拿在手上,这时突然一剑飞来,起初那弟子躲得过,但下子招便被那突如其来的剑气所伤。使用之人正是清风,她捡起那本《凰兮》,便快速出了藏书阁,这时,外面已经有数来弟子守着。

    “清风!你不但逃离处罚,还私闯藏书阁盗书!今日我便替掌门收了你!”那群弟子一齐冲上,清风掏出手中之剑,便厮杀起来。

    可见那群弟子虽然人多,但却没有伤到清风一毫,她单剑在手使出了【凌风剑式】,那剑如风萧,快而有力,又是极其妙绝,不少弟子招架不住此招,都已死在剑下。可虽说此招厉害,但清风寡不敌众,便边打边逃,不久就逃脱众弟子围攻,消失在山下。

    而这时的华山白龙潭,天罡派与百毒派之战还在进行,毒谷老大杀四方,甚是强悍,可萧莫生也并非等闲之辈,见到毒谷老越杀厉害,便一跃而去,跟他对抗起来。二人武功都是极高,这一招二式,没人伤得对方。此时萧莫生大喝一声,御四方之利器,瞬间在场上集成了几十把剑,毒谷老看得出这是【剑雨】,向后一跳,双手撑地,顿时沙尘扬起,这正是毒谷老的百毒绝学【化地为尘】,那尘沙从一至二,二至三,三至万千。剑雨袭来,沙尘也同样扑去,万尘抵万剑,天空瞬间模糊一片。这时在两人的内力压迫下,剑飞沙散,天空一声巨响,顿时又恢复清澈。

    招式双双克己,不过两人还是没有停歇,一齐向空中越去,萧莫生此时手使二指禅,剑气贯通少海、灵道、神门破出,顿时那破出之气形成了虚空之剑,如影随形,随即可变,这正是天罡最强的武功【三脉六剑】,毒谷老见罢,顿时惊讶不已,这【三脉六剑】他研究甚久,没能找到破除的办法,他也知道见势不利,咆哮一声,毒气震出身体,吼道:“萧莫生!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忘!”。

    毒谷老使出的招式自然不是一般毒功,而是百毒绝门内功【毒风破】,他起身一跃,向那【三脉六剑】而去,萧莫生冷哼一声,那虚空剑散成众百支剑,包成圆圈,刺向毒谷老,毒谷老冷笑,突然垂直而下,逃离剑阵,原来他只是故意引诱萧莫生使出剑阵,这般而来萧莫生自然意想不到,还没缓神过来,毒谷老就越下山崖,逃之夭夭。

    萧莫生大怒,震了一下,下边的所有弟子瞬间被数支虚空剑刺穿,死去了。

    清风在瀑布下把《凰兮》交给了那个黑暗中的人,那人大笑,邪恶不已:“哈哈哈!终于....”

    “我可以见到她了吗?”

    “自然不行!”那人停下笑声,严肃起来,“韩生尘身上还有一本,你得把它拿来,到时,你就可以见到她了....”。

    清风听完,就算在黑暗中,也可以看见她心绪纷繁:“...是...属下会套出韩生尘的《凤凰辞》...”。
还没看完,  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
上 一 页[←] 举报错误 返回目录[Enter] 请求更新 下 一 页[→]
史书;小说;文学;外国文学;近代文学;现代文学;海外华人文学天地;在线阅读;下载
本站所收录九州剑的作品《凤凰求 》及本站所做广告属其他主体行为,与本站无关! 海岸线文学网 ©2002-2010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