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海岸线文学网首页
海岸线文学网->书库首页->全修真界都对我欲罢不能作者:落墨笙香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返回书页
双击滚屏(1-10)

第31章 白莲花三十一朵

【海岸线文学网,感谢大家支持噢!!!!^=^】
        “暮公子,敢问家中可有妻妾?”

    问这话的是吴律,夜无忧微微一愣,妻妾?他还真的不曾想过这个问题。

    修仙之人只有道侣,哪来的妻妾?

    夜无忧微微一笑,道,“家中兄长说我年幼,暂不用娶妻。”

    “那暮公子可有道侣。”

    夜无忧微微一愣,脸色一滞,摇头失笑道,“也没有。”

    “没有?暮公子修为如此高强,想必心目中的道侣人选,定然是要是要那顶天立地的绝世之才吧。”叶无忧微微蹙眉,有些不解,怎么这吴律老是问自己道侣?

    云旗在一侧看见了夜无忧的不悦,嬉笑着对吴律道:“师兄,暮公子身负重任,不能在此处耽搁,咱们快走吧。”

    “暮公子,是我多言了。”

    夜无忧含糊着点头,并不想再与他多言,几人在这丛林间疾行,倏然——

    “慢着!”吴律沉眉望着眼前丛林中的弥漫的绿色雾气,横剑拦在两人面前,谨慎道:“别进去,这雾气有毒。”

    大风呼啸,却吹不散这毒雾,放眼望去,绿色毒雾似乎望不到边,所在的树林内,枯叶满地,树枝凋零,令人心惊。

    “这究竟是什么毒?竟如此霸道!”

    夜无忧一怔,提及蛇,还心有余悸,望着地上蛇形痕迹一直蜿蜒直充满毒气的树林内,夜无忧对吴律道:“不管是什么毒,跟着这蛇印走便是。”

    夜无忧紧闭双眼,暗自调动内息,循环周天,一股磅礴的精神力散出体外,如刀刃,朝着那片树林中的毒气而去,霸道的精神力在这树林的毒雾中,硬生生劈开一条路。

    风声呼啸,吹得树枝簌簌作响,而夜无忧全身却微动分毫,转头,对吴律两人道:“跟我来。”

    吴律与云旗随夜无忧踏入那片满是毒气的树林中,沿着地上的那蛇形痕迹,来到一处空地。

    蟒蛇喜湿热之地,可在这禁地中的蟒蛇似乎与外面的不太一样,进入了那所谓的蟒蛇区域,方圆十里,竟是花草芬芳,潺潺小溪,甚至于还有木屋矗立在那不远处。

    夜无忧是很怕蛇的,不仅仅是蛇,所有柔软的东西他都觉得可怕。

    不多时,顺着那蛇印,竟真的走出了这一片毒雾。

    吴律望着不远处的木屋,若有所思道:“有意思,这蛇竟然不惧这毒雾,暮公子,走吧,你身上的任务要紧。”

    夜无忧扫视了一眼那木屋,正欲提脚离开之际,一细微的求救声传入夜无忧耳中,那声音气若游丝般的虚弱,夜无忧只觉得几分耳熟,仔细一听才恍然大悟!

    “那屋子里有人。”

    吴律一把将他拦住:“你想干嘛?”

    “我要去救他。”

    吴律略显几分不悦,“你来这是为了什么,莫非是为了救人?咱们已经耽误不少功夫了,若再不出这禁地,可就来不及了。”

    “不行,我得要救他。”夜无忧一把挡开吴律的手,戒备朝那木屋内走去。

    云旗皱眉,问道:“师兄,他到底想干嘛?”

    吴律此刻也有些不耐烦了,可看着夜无忧那义无反顾的背影,突然就有了几分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让他非救不可?

    那木屋矗立于一颗苍天古树后,枝叶繁茂,几乎将木屋遮盖得完完全全。

    夜无忧推开那木门,朝内探视了一眼,木屋内干净简洁,一眼便能扫视完全,不见任何踪影,心下踌躇几分,人呢?他明明听到那声音是从这传来的。

    夜无忧转身,站在那古树下凝神听着那若有若无的声音。

    吴律在他不远处走近,无意中望到夜无忧身后那古树枝丫上盘旋着的两条蟒蛇,冰冷的眸中发出瘆人的寒光,目光锐利,眉角微微一扬,拔剑而起,寒霜凛冽的剑芒直达那两条蟒蛇身上,瞬间,蟒蛇附近的枯藤被这剑气断成无数截。

    “暮公子,小心!”

    夜无忧反手挥剑,只听见铛铛的声音,剑气打在那蟒蛇身上如同打到铁板一般,对两条蟒蛇丝毫不起阻挡作用。

    而夜无忧此刻却认出了这两条蟒蛇,正是他之前所遇到的两条。

    见着夜无忧的正脸,两条蟒蛇收回了獠牙,面面相觑。

    “这不是主上说的,不能动一根汗毛的夜无忧吗?咱们怎么又遇到他了。”

    “真是倒霉,那咱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想让主上扒了你的皮?快走。”

    夜无忧正准备乘胜追击之时,两条蟒蛇却目露凶光,朝后退去。

    那蟒蛇没了身形吴律这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夜无忧耸耸肩,倏然,那求救的声音隐隐传来,一声弱过一声,手握寒剑,朝着那古树后走去。

    “有人在这!”

    这细微的喘息声吴律也听见了,眼眸中寒意四起,与云旗朝着那大树后走去。

    那古树后有两人被枯藤束缚得如同粽子一般看不清面容,其中一人发出微弱的呻|吟。

    “暮星越,你怎么在这!”

    离夜无忧最近的那人是暮星越,自从进入禁地后遇兽潮被冲散后,夜无忧便不曾见过他,没想到差点成了那蟒蛇的果腹之物。

    夜无忧寒霜凛冽的剑芒直达暮星越身上,瞬间,他那捆成粽子一般的枯藤被这剑气断成无数截,从半空坠落,跌坐地上,

    暮星越曾救过他,他还他一命,亦是理所应当。

    “暮公子,你认识他?”

    夜无忧一愣,他在吴律面前还是自称暮家之人,看着坐在地上的暮星越,一把将其拉起,在其耳边密语道:“你记住,我是你的弟弟暮星越,你叫暮星河,记住了吗?”

    他虽不明所以,还是微微点头。

    吴律审视的眼光扫视了他一眼,并未所说什么,云旗却朝着另外一人走去,至面前,这才惊呼出声。

    “你也是天道弟子?”

    夜无忧朝那人望去,眼眸猛地一凝。

    那不是别人,正是夜无风。

    整个人被束缚得如同粽子一般的夜无风从恍惚中醒来,虚弱无力的打开眼睑,看着面前一脸惊讶的夜无忧,艰难挤出一抹微笑。

    “无忧……你怎么来了,你是来救我的吗?”

    夜无忧只是直勾勾的望着夜无风,其实他很奇怪,为什么夜无风会觉得自己是会救他?

    “你怎么会在这?”

    “我与一干天道弟子入禁地后被兽潮冲散,中了那蟒蛇的迷雾所以被擒了来。”

    “我哥哥呢?”

    “家主……咳咳,不知道。”夜无风剧烈咳嗽起来,撕心裂肺,咳出一大口鲜血,抬起头看,望着夜无忧,气若游丝道:“无忧,救我出去。”

    夜无忧望着他,戏谑一笑,“我为什么要救你?”

    夜无风一怔,片刻才回想起来,也是,夜无忧对他恨之入骨,若是救了他,他才真的觉得奇怪。

    想到这,夜无风绝望的闭上眼,语气卑微,道:“求你,救我。”

    前世的仇人如今满身狼藉的在自己面前求着自己救他,夜无忧确实出了一口恶气,可他依旧不会救夜无风,前世夜无风趁夜无道死后夺了夜家家主之位,废他修为,囚他三年,夜无忧正巴不得他死,又怎么会救他!

    若是他能神不知鬼不觉死在这更好了!

    夜无风望着夜无忧那冷漠的神色便知他不会救自己,绝望之色蒙上眼眸,可是他还不想死,他不是夜无风,为什么前世夜无风所做的一切要让他来承担!

    “无忧,我和你都是夜家子弟,救我。”

    “夜家子弟?”夜无忧一字一句咀嚼着,眼神愈发的阴冷,吴律站在一侧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问道:“你是夜无忧?”

    “这是我堂哥,吴律师兄,还请你与云旗师兄离开片刻,我有话要和堂哥说。”

    吴律与云旗相视一眼,微微点头,带着暮星越退了出去。

    待吴律等人走后,夜无忧这才将手中的斩渊剑剑尖对准了夜无风的胸口,夜无风一惊,急促道:“暮星越是暮家的人,你连暮家的人都能救,为何不能救我!无忧,我是你堂哥,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从未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夜无忧冷笑着,一点一点,缓缓将斩渊剑刺入了夜无风的胸膛。

    “夜无风,你知道关于想杀你这件事,我想了多久吗?”

    夜无风低头,望着那寒剑一点一点深入,鲜血染尽他的白衫,表情麻木,仿佛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一般。

    “我想了很久,几乎日日夜夜都在想着怎么把你们一个个都杀死,可是我与你同在天道,拿你毫无办法,可今日,你却只能做一只待宰的羔羊,任我宰割,怎么样,好受吗?”

    一剑刺破胸膛。

    夜无忧将染着鲜血的寒剑缓缓抽出,血声滴答,汇聚成流。

    剑尖抵上夜无风的下颚,夜无忧眸中生寒,“你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杀你,或许你不记得了,但我还记得,你曾废我修为,囚我于密室三年,可是这些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夺走了你最不该夺走的东西,夜家家主是我哥哥,即使我哥哥死了,那也是他的!不是你能指染的!今日这一剑算是还了你前世的债,等死的滋味你慢慢品尝,若有来生,我可以等你来报仇。”

    夜无忧执剑回鞘,蓦然转身。

    看着夜无忧那决然的背影,夜无风面如死灰,自嘲一笑,绝望的眼眸淡泊如水,转而渐渐疯狂。

    我真的不是反派,我没有做过一星半点对不起你的事情,我那么喜欢你,我对你那么好,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无情!

    所有人都告诉我夜无风你夜无忧是我的敌人,夜家有你在就不会有我夜无风出头之日,道理我都懂,可是我还是想对你好,因为喜欢你,所以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可是现在,似乎我对你的所有好你都看不见,你认定了我是个罪大恶极之人!

    为什么?无忧,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永远都看不到我对你的好!

    夜无风黑色瞳眸正逐渐变得一片猩红,望着夜无忧的背影阴侧侧笑了起来。

    无忧,你对我的报复我都会全盘收下,既然你一心怨恨夜无风前世对你所做种种,那么我若是不对你做出那些令你耿耿于怀的事,又怎么对得起今生你对我的怨怼?

    我夜无风今日在此发誓,若我不死,夜家家主之位,囚你三年之仇,这些我都会一点点,让前世剧情重演!

    “你堂哥呢?”

    夜无忧的所作所为早被吴律看在眼中,果然不出他所料,夜无忧竟然是重生之人,心狠手辣,无情无义,他果真没看错人!

    穿越配重生,倒也配的。

    夜无忧面无表情,道:“他死了,中毒而死。”

    吴律微微一笑,心领神会道:“我记住了,夜无风是中毒而死的,走吧,咱们在这耽误多时了。”

    是啊,耽误多时了。

    夜无忧淡淡望着夜无风的方向,他知道此刻夜无风在想什么,一如既往前世在密室,他咬碎了牙一心只想杀了夜无风。

    那两条蟒蛇吐着蛇信子盘在树干上踌躇着。

    “这个人快死了,咱们要不吃了他算了?”

    “不,咱们得救他,挣夜家人恩情的机会,可不是说有就有的。”

    “我明白。”

    【码字不易,希望姑娘们来晋|江wen学|城能支持正版嗷~】
还没看完,  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
上 一 页[←] 举报错误 返回目录[Enter] 请求更新 下 一 页[→]
史书;小说;文学;外国文学;近代文学;现代文学;海外华人文学天地;在线阅读;下载
本站所收录落墨笙香的作品《全修真界都对我欲罢不能》及本站所做广告属其他主体行为,与本站无关! 海岸线文学网 ©2002-2010 |  联系我们